跳至工具栏

《水浒传》中,吴用跑到东溪村找当地的村霸晁盖商议如何劫取梁中书送给东京蔡太师的十万贯金银宝贝。他说了一番话:

“此一事却好,只是一件,人多做不得,人少又做不得。宅上空有许多庄客,一个也用不得。如今只有保正、刘兄、小生三人,这件事如何团弄?便是保正与刘兄十分了得,也担负不下。这段事须得七八个好汉方好,多也无用。”

晁盖深以为然,于是吴用前去济州梁山泊边上的石碣村策动阮氏三兄弟入伙。最近,山东考生高考成绩被人顶替上学的旧案接连曝光,我想起了这个故事。可以说,每一件抢夺别人高考成绩而冒名顶替上学的缺德事,要做成,也是“人多做不得,人少做不得”。多人参与这类事,就不可能密不透风,但多年来硬是被捂住了。

山东聊城市冠县农家女陈春秀被另一位女生陈双双顶替去上山东理工大学的事曝出后,我出离了愤怒。作为从湘中农家考大学才走出故乡、定居北京的我,深知高考对穷人家孩子命运改变的决定性意义,为此写了篇评论《所有类型的高考作弊,冒名顶替是最可恨的》。我认为,“窃取别人的成绩,冒名顶替去读书,简直就是一场谋杀,谋杀了一个人的青春和未来。”

陈春秀被顶替的事处理结果还未出来,一位山东济宁市(对,就是梁山泊所在的济州)女士苟晶微博发帖讲述自己在1997年、1998年高考后两次被顶替的悲惨往事。1997年顶替她的是班主任的邱老师的女儿,去北京一所大学读书,毕业后回到家乡进了一个事业单位。因为“苟”这个姓较少,有高中同学告诉她北京高校有一位同乡叫“苟晶”。——顶替姓氏稀少的考生去读书,风险大一些,如果像陈双双冒陈春秀之名顶替,就很难被人关注。

2003年班主任写信向他忏悔和道歉。这件事被报道后,那位已退休多年的班主任之表现,证明他当年的“忏悔”完全是装出来的,他利用苟晶的善良和农家人的怯弱来稳住她。因为当时他那位“李鬼”女儿刚毕业两年,如果“李逵”去举报,他女儿很可能毕业证作废,铁饭碗被砸。

一位熟悉山东状况的网友“硅总”说,“1997年山东文科重点线647,理科重点线651。当年苟晶的水平能考700分之上,绝对过重点线了。太心痛,她这么优秀的人生被良心狗肺的人偷走了。”要知道,在1999年高校扩招之前,山东这样竞争特别激烈的大省,一位农家女孩,应届能过重点线50分,这是多么优秀的成绩呀!另一位网友则分析,“被顶替两次的可能性不大。第二次没考上是第一次顶替的延续操作,因为不能让真‘苟晶’进入系统,否则会和‘假苟晶’冲突,所以第二次高考成绩或录取通知书被‘黑吃’了,就是‘人为灭失’了,然后保险起见给卖到一个没报考的野鸡学校。班主任大概率赌苟晶因家庭贫困不会复读,因此第二年是补救措施。”

这一分析很有道理。否则一位应届能超过重点线50多分的学生,复读一年即便高考发挥失常,考个普通本科是没问题的。其他人再一次顶替她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她上一年被顶替的事,在当地教育系统的关键人物那里,早不是秘密。他们不会建议还选这一只“羊羔”宰杀,因为风险太大。

一个高中老师,凭自己就能瞒天过海、偷天换日,让自己的女儿冒名顶替一个高考成绩优秀的女生?显然不可能,必定在每个关键岗位上有人配合。如吴用所言“这段事须得七八个好汉方好”。鲁省接二连三的高考被顶替案被爆出,很可能这样的事在当地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产业。以那位班主任为突破口,这件案很容易查清楚,至少比智取生辰纲容易破案。所以那位班主任才不顾八旬高龄,在两位汉子的陪同下,南下苟晶定居的杭州,找到她。无非是半哀求半威胁,希望通过做举报人的工作把这事降温,不了了之。这一定是衔命而来,当年一起做这类缺德事的利益团伙在极力灭火,根据对地方政治生态的认知,可以断言当年那些有权者尽管退休,但他们的子女和门生故吏仍然占据要津,能耐仍然不小。苟晶也幸亏来杭州定居了,有自己的一份小事业,家乡官府拿捏她不如二十年前那么顺手了,但对她留在故乡的亲戚之威胁,仍然不可小觑。当有权势者合力作恶时,那种能量是惊人的。

“智取生辰纲”这个局的设计,现在看来并不高明,比一些电信诈骗案段位低多了。八人作案后,留下了诸多破绽,这个惊天大案的嫌疑人,郓城县府好几个人心里明白。至少雷横作为步兵都头,捉拿过流窜到当地的赤发鬼刘唐,生辰纲一被劫,那些押送的军士一报告几个劫匪的模样,他就能猜出是谁做的。但是在当地,这个案子就是没有线索,还是上级机关济州府的何观察的弟弟何清,偶然中发现线索,抓住了白日鼠白胜,招供了晁盖、吴用等同伙。可是在抓捕过程中,县衙押司(办公室主任?)宋江和马、步两都头(大约相当刑警大队长和治安大队长?)雷横、朱仝争相向村霸晁盖通风报信,使晁盖一伙人在眼皮子底下逃走。宋江杀阎婆惜,稍有责任心的人追查下去,给晁盖一伙通风报信和杀人灭口的事会一并侦破,可当地官吏得了钱,且和宋江有多年的交情,竟然以宋江自供“恃酒争论斗殴,致被误杀身死”结案,流配江州,而生辰纲被劫的案子,故意不加问津。宋江去江州后,酒后在浔阳江头题写了几句牢骚话,被黄文炳举报后,当作反诗,官府雷厉风行地侦破,宋江被判处死刑。——可见“政治安全”远重于人命案和抢劫案。

苟晶被顶替案中,我想也少不了押司村霸晁盖、智多星吴用、都头雷横和朱仝、押司宋江这类人物。要查清楚,太容易了。但在许多地方,所谓的“重大案件”不是能不能查清楚,而是想不想查清楚的问题。湖南新晃县教师邓世平被害埋尸学校操场下,即是此类。此案真凶是谁,当地政法部门至少十几个人心里明明白白。苟晶被顶替案也是如此,就看是不是真想查清楚。许多地方的有关部门为了应付舆论,常言之凿凿曰“一查到底”,最后的结果就如《水浒传》中,“到底”成了将水果小贩唐牛儿牵连其中,以“纵犯逃走”之罪流配。

济宁这个地方挺有意思,既是孔孟之乡,又是水浒故里。看起来是混搭,其实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是矛盾而和谐的统一。行孔孟之道则是走“官道”,重名分和秩序,讲礼法;学梁山好汉则是行“匪道”,打家劫舍破坏社会秩序。但仔细一分析,宋江那伙人上梁山因在现实中走“官道”而不畅通,心有不满,从江湖上寻找自我实现。但本质上宋江这些人是不反现有秩序的,反对的是自己在现有秩序格局中的位阶太低,所以打出的旗号总是反贪官不反圣上,造反的目的是为了招安,重回旧秩序。他们上了梁山,最要紧的事也是排座次,在山寨里施行孔孟之道。

所以说,孔府的后门通梁山。也就能理解为何黉门之中本是斯文之地,可掠夺穷人家孩子的人生和前程的缺德事竟然屡见不鲜。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020 Reading Club.鄂ICP备19019678号-1

联系我们

可能现在不在线。 但是您可以给我们发送电子邮件,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Sending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Create Account